民企倒闭外资撤离,中央推措施防失业

虽然习近平已亲自安抚民企,中央亦提出多项措施稳定民企信心,但实体经济的不景气仍然弥漫着沿海所有省市,几乎每天都传出外资企业撤资的消息。加上中美贸易战仍未明朗,民营企业家对投资都相当谨慎。在这背景下,中央政府准备严防爆发失业潮这条底线。

继上半年习近平鼓励城市青年人回乡创业,以减轻大城市的就业压力,总理李克强于12月5日签批,《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

《意见》指出,必须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坚持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支持企业稳定岗位,促进就业创业,强化培训服务,确保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就业目标任务完成和就业局势持续稳定。

《意见》提出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的重点举措。

1/.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回赠幅度 ;

2/.鼓励支持就业创业。符合条件的个人和小微企业,可分别申请最高不超过15万元和3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支持就业压力较大地区为失业人员自主创业免费提供经营场地;

3/.实施三年百万青年见习计划,将就业见习补贴范围扩展至16-24岁失业青年;

4/.对下岗失业人员普遍开展有政府补贴的培训,对其中符合条件的就业困难人员和零就业家庭成员在培训期间再给予生活费补贴。

李克强由2013年就任总理开始,就不断强调就业问题的重要性,每年中央定下的经济增长目标,基调就是要稳定就业。过去多年,中央应对就业问题的最有效和快捷方法, 就是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基建项目,但今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地方债务负担沉重,主要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时出现了明显下滑,全国1至10月份的固定资产增幅,只有5.7%,是自1998以来新低,其中工业部分投资占比持续下跌。

很明显,靠固定投资拉升就业率已不管用,今次国务院提出的稳就业措施,明显就是依赖民营企业发挥作用。

责编: 胡力汉

 

芬太尼列管制药物“芬太尼之战”成功了吗?

中国日前同意将鸦片药物芬太尼列管制药物的消息引发外界极大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阻止“廉价又致命的芬太尼”涌入美国的行动似乎取得不错的成效。但有外媒报道说,出于购买芬太尼难度低以及监管困难等问题,美国毒品泛滥的情况无法在短期内解决。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的“芬太尼之战”似乎在上星期六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美国白宫2日发声明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将类鸦片的止痛剂芬太尼(fentanyl)列为管制药物。声明说,“这意味着,将芬太尼贩售到美国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的严惩”。

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生、现在纽约从医的上海民族党负责人何岸泉对这项新措施感到不大乐观。

“他(中国政府)有没有把芬太尼归纳到毒品类去进行管制,只是划分为止痛剂。相对来说,这是吗啡类止痛剂泛滥的问题。但因为它(芬太尼)毒性高,非常容易致死。如果放到毒品类别,那应该会管制得比较严,很多人也不敢去买卖。”

由于美国于2016年有约6.4万人因使用毒品过量而死亡,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表示,美国鸦片类毒品泛滥是一个急需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而来自中国“廉价又致命的芬太尼”是这背后的“罪魁祸首”。

香港01新闻3日的报道引述美国联邦参议员今年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的经销商在近两年里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将价值8亿美元的芬太尼通过美国邮政系统非法销售至美国。

中国国家禁毒办公室副主任魏晓军去年表示,美国的芬太尼毒品来源地是中国这一说法证据不充分。

中国芬太尼产品公司人福医药以及上海现代制药也分别在12月2日和3日发公告表示,没有将任何芬太尼类药物或者物质(中间体、原料或制剂)出口至美国。

不过,何岸泉告诉记者,中国在“特习会”后同意管制芬太尼间接承认对该药物生产、出口管理方面存在问题。

“我觉得这应该就是中国的文化。首先是赖皮、否认。但当对方证据确凿的时候,又不得不承认。”

美国纽约时报曾报道,美国想要遏制毒品泛滥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中国的化学工业规模庞大,在没有任何透明度要求的前提下,想要对该行业进行监管极为困难。而中国的监管人员也指出,化工企业可以不断地快速制造芬太尼的新变种,避开中国政府对23种芬太尼类似物的禁令。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当然不会说是他出口的药,但芬太尼这个原材料是中国来的,并且是作为化工产品来管控的,而不是作为药物来管控,所以管控的细度和力度要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许多化工厂就可以比较自由地来出口这些化学原料。美国的指控主要是因为中国提供这些化学的原材料,让国外的不法分子把这个合成成各种药品。”

夏明还告诉记者,美国大量的合法药物很容易变成非法的使用,而这与中国出口芬太尼没有太大关系。

“美国这边很多止痛药或者精神类的药物的处方不难拿到。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美国现在陷入一个非常致命的矛盾中,一方面说要禁止香烟,一方面要对大麻合法化。”

何岸泉则指出,中国的芬太尼依然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入美国。

“中国可能没有直接向美国出口芬太尼,只是向美国邻近的国家,比如加拿大、墨西哥出口。然后这些国家的地下药物商收到药物之后,以走私的方式将这些芬太尼带入美国国境。”

据介绍,芬太尼属强效麻醉性镇痛剂,药效迅速且作用时间极短,效力比吗啡高50到100倍,同时很容易出现过量服用的危险。即使是剂量摄入0.25mg的剂量就可能致命。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中国股指期货交易大松绑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12月2日星期天发布声明表示,将进一步放松股指期货交易规定,减少对杠杆比率要求,降低交易费用,以及放宽对日内交易次数的限制,由每天交易不得超过20起提升至50次。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声明表示,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全面评估市场风险和积极改进监管系统之后,采取这些调整举措,以优化股指期货交易,促进市场有效运作。新的规星期一开始生效。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表示,将跟踪新措施的落实情况,加强市场风险监控,并监管交易活动,确保股指期货交易市场“安全稳定”。

据悉,中国在2015年的股灾期间紧缩股指期货交易规则,但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逐渐放松管制。

责编:饶怡明

特习会结束 美中同意一月份不增加关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2月1号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工作晚餐结束后,路透社援引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英语频道报道说,双方同意明年一月一号不会增加关税,双方的谈判将继续进行。

此前,特朗普总统威胁说,如果双方达不成协议,美国将从明年一月一号开始将中国出口到美国的2000多亿美元的商品的关税增加到25%。

特朗普和习近平的这次会晤是在持续两天的G20峰会结束后举行。工作晚餐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双方都有多位政府官员出席。在晚餐开始前,少部分记者被允许短暂进入宴会厅。特朗普总统说,“我们将讨论贸易问题,而且我认为,在某个时候,我们将会为中国和美国做些非常有利的事情。”他还表示,他和习近平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是他们能够在贸易谈判上取得进展的主要原因。

习近平主席则表示,“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在促进世界和平和繁荣方面共同肩负着重要责任,合作是双方最好的选择。我愿利用今晚的机会,同总统先生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看法,并规划好下一阶段中美关系。”

(责编:申铧)

希望给贸易战降温 北京鼓励学者前往美国交流

北京正鼓励中国指控成员以及学者前往美国进行交流与研究,希望借此缓和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

香港南华早报30日报道说,中国政府已放宽对官方智库的财政限制,以及美中关系专家在美国的停留时间。

报道引述消息说,北京此举的目的是希望智库专家与美方进行公共外交和非官方接触,掌握美国对中国的想法之余,寻找其他沟通管道。

但报道指出,对北京而言,这项工作的最大挑战在于,中国智库专家难以向对美国特朗普政府有影响力的保守智库传递北京方面的讯息。

(责编:韩洁)

美智库报告:精准回应中国渗透

美国华盛顿智库机构胡福研究所11月29日举办《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推动建设性警惕》报告发布会。参与撰写该报告的美国学者呼吁,对中国在美国各界的不当干预提高警惕、做出精确反映。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美中关系中心和安纳伯格基金会阳光之乡信托(The Annenberg Foundation Trust at Sunnylands)11月29日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推动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报告。数十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学者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详述中国对美国大学、智库、媒体、侨界、企业、科研等领域的影响渗透活动。

报告作者之一,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在星期四的发布会上说,中国一直有加强海外影响力的战略政策,中国在美国的影响渗透并非什么新鲜事。

“目前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现在有更多的资金投资于这些行为,而且中国在海外的影响活动成为中国政府更优先考虑的事项。转折点大约是2008年。在此之前,可能某些部门、某些领域有所活动,但没那么积极,没那么多资金。但在2008年之后,你看到更多有组织的、协调一致的活动。”

谈到中国在美国高校的影响时,斯坦福大学胡福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资深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举例说,

“一名研究中国的美国大学教授告诉我们,他的大学只允许他秘密查看该大学跟孔子学院签订的合同,就像中央情报局(CIA)的活动,你要进入一个房间,不能记笔记,只能读。”

戴雅门认为,孔子学院与美国大学签订的协议不能继续保持无人知晓的秘密状态,美国大学和智库在资金来源和合同方面应该保持绝对透明。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负责撰写该报告的智库部分。易明认为,因为美国媒体、公众和政府听取美国智库的观点,所以中国政府采取拒发签证等方式对美国智库专家施加影响。中国还以不让其高级官员出席美国智库活动为要挟,要求美国智库取消邀请台湾官员或其他学者出席该智库活动。大多数美国智库不向中国压力低头,但也有一些智库的负责人作了让步。

易明举例说,

“有智库的负责人告诉该智库的美国学者,他不应该参加某个会议,因为中国人要求他不到场。我觉得这令人不安。这不是大多数情况,但它确实发生了。”

在中美智库专家的交流活动中,中国还试图影响美方专家团的名单,提出他们认为对中国更友好的智库专家,让美方派这些专家参加代表团。来自中国的资金和在中国出书等利益的诱惑,也是中国影响美国智库专家的方式。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指出,中国投入大量资金,通过控制广告商等方式,影响海外媒体。

“中国媒体不断扩张,美国媒体经营困难,自由民主社会的抵御能力下降。我认为这对美国提出很难解决的问题,因为美国是依靠消息灵通的选民作出明智决策的社会。”

前美国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Winston Lord)认为,在研究中国不断上升的影响力以及制定相关外交政策时,应该区分合法的、可以接受的行为,以及隐蔽的、强迫的、腐败的行为,并作出精确反应。温斯顿·洛德举例说,

“亚太地区,显然中国有安全、经济、地缘方面的合理关切,这是可以接受的。试图把美国赶出该地区是不可接受的。或者东海、南海,中国单凭地理位置就有合理的关切。不合法的是违反国际法、单方面掠夺领土、岛屿军事化……打击恐怖主义当然正确。建造集中营、种族清洗、犯下危害人类罪则是不对的。”

胡福研究所11月29日发布的报告中列出的“建设性警惕”的政策原则包括:透明、廉正、对等。包括易明、戴雅门在内的多位学者认为,基于中国对美国学者的签证限制,美国应该考虑对中国学者的签证实施对等原则。

(记者:林坪 / 责编: 申铧)

“基因编辑婴儿”风波持续发酵 两部委回应

深圳生物学者贺建奎通过修改基因,使一对新生双胞胎婴儿拥有天然抵抗艾滋病能力。事件引发极大的伦理争议。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及科学技术部星期三就此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开展科学研究和医疗活动必须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伦理准则进行”,“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处于舆论中心的贺建奎28日出席香港举行的一场研讨会时,继续为自己的做法辩护。他认为,由于目前没有开发出防御艾滋病病毒的疫苗,孩子们需要保护。

台湾中央社星期三报道,超过100名中国科学家日前联合发布声明强烈谴责事件,并表示,“潘朵拉魔盒已经打开”,必须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另外,广东省卫生健康委以及贺建奎任职的南方科技大学已对此事展开调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27日发文批评“试验方违背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同时“也暴露出生命科学领域对学术伦理的监管盲区”。(责编:韩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