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香港七一游行及抗争纵横谈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程翔,香港知名媒体人、作家

 

一、香港人七一大游行 立法会临时被占领

七月一日,在香港纪念1997年回归中国22周年之际,55万示威者上街举行了和平抗议游行。这是已经逐渐成形的伟大香港传统。香港市民的意志,集中体现在了香港七一游行中。

同时,在香港立法会前,发生了占领立法会的剧烈对抗。

这是香港的对抗走向激化的一步。北京当局正在磨刀霍霍,试图以此为镇压的口实。

 

二、香港人的五大要求

1、彻底撤回《逃犯条例》修例
2、收回612暴动定义
3、撤销对至今所有反送中抗争者的控罪,释放所有抗争者
4、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
5、重启政改,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前四项是技术性的,最后一项是结构性的。香港民众为求得未来的自由和安全,只有一个方式,别无他途,就是让香港彻底实现民主。要达到这个目标,首要的诉求是逼迫特首林郑月娥下台,以现有的香港民意基础和民众的上街抗争人数完全可以达到这个目标。香港民众这次能在这个关键点上取得成功,逼她下台,可为下一步民选特首奠定基础,为香港实现普选奠定基础。

这是新一代香港人的政治运动。

香港立法会大楼的剧烈冲突,一方面呈现了香港人背水一战的决心。当然,事件的激烈程度这里不排除有北京介入的影子,香港有人怀疑该事件是新版本的纳粹德国式的“国会纵火案”。北京当局对香港游行抗争一直封锁消息,但对七一抗议者冲入并占领立法会却突然大力报导,其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分化香港市民;坐实所谓“暴动”指控;证明香港确实在搞“颜色革命”。 30年前天安门镇压之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件。这是中共政府惯用的政治手段,暗中派便衣主动挑起事端,为武力镇压寻找借口创造机会。

 

、国际社会的反应

美国:

白宫: 总统特朗普说:“他们在追求民主,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渴望民主。可惜有些政府不要民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就是为了民主。没有比它更好的东西。”

南华早报引述国际通讯社报道,特朗普看到香港群众冲入立法会后告诉白宫的记者们,他曾在大坂与习近平的会谈中,“短暂地”提及香港人为了逃犯条例修订而上街游行。

特朗普说:“我很少看到这样子的示威行动,看得令人非常难过。”他说他希望事件能得到解决。

 

国会:

 

新版本《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6月重推《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设下2020年香港普选立法会的“时限”,并且明确要求普选特首。法案如获通过,若港府不回应,势必影响《香港政策法》,影响到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最严重的可引来美方制裁,变相迫使港府启动政改。

这在实质上是响应了香港人最基本的要求。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香港事件向习近平提出告诫。

其他的西方国家领袖对香港事件的反应乏善可陈。

譬如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对香港更有义务和责任,北京明目张胆地撕毁1984年中英协议,梅不敢向习近平当面质疑。碍于中加之间的人质外交,特鲁德不敢向习近平交涉,设法营救,都是请美国出面为加拿大说话。

 

、香港前景:慢性死亡还是浴火重生

从近年来港陆的起伏不定的关系看。

从大范围的历史性搏斗看。

香港事件是全球新冷战搏斗的焦点。某种意义上, 香港人是文明世界的希望之所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