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受聘任大陆法官助理 台政府将调查裁处

就两名台湾人被中国福建省一家法院聘为法官助理,台湾陆委会表示将进行调查,如违反两岸条例规定,将进行裁处。

据台湾中央社星期六报道,陆委会表示,根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相关规定,国人不得担任中国大陆党政军机关(构)的职务或为其成员。就有台湾人受聘担任中国大陆法院的法官助理,将进行行政调查并依规裁处。报道说,福建近年加强对台工作,继厦门设置台籍社区主任助理、平潭设置台籍村委会执行主任之后,漳浦台湾农民创业园今年2月选聘首批16名台籍科技特派员,漳州龙海市人民法院又于今年5月29日聘用2名台湾人为法官助理,参与涉台案件审判工作。

报道说,台湾内政部认定台湾人担任大陆的社区主任助理,属于违法,目前已开罚33人;农委会也发函给台籍科技特派员,要求30天内向农委会说明。陆委会重申,台湾人应遵守台湾法律规定,避免担任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或利益的职务,切勿影响自身权益及台湾整体利益。

责编:吴晶

梵蒂冈要求中国政府 停止胁迫地下天主教徒

罗马天主教廷梵蒂冈星期五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向中国“非官方”天主教徒施加压力,强迫他们登记以及加入官方的所谓“天主教爱国会”。

教廷在发给中国神职人员有关宗教登记的指导方针中,呼吁中国官方的登记程序要“更尊重天主教教义,从而尊重有关人员的良心”。

罗马天主教廷根据中国一些主教的要求而制定的指导方针还强调,神职人员应当要求在中国官方有关登记表格中,添加一句明确表示天主教信条将得到尊重的话语。若当局不允许这样做,神职人员在签署表格时要对当局口头表达这一立场,并且最好有见证人在场。

 

 

根据中国法律,神职人员必须向政府登记并在一份表格上签名,承认中国官方规定的中国天主教会的“自治、自养、自传”原则。但一些天主教神职人员拒绝签署这类表格,因为这样做违背他们对教宗的效忠,并损害地下教会在宗教事务上的独立。

路透社的有关报道说,梵蒂冈的这个要求,被认为是自去年9月梵蒂冈和中国政府签署了历史性但有争议的主教任命协议后,双方关系出现波折的迹象。

中国大陆地下天主教教徒杨靖对本台表示,教廷的这个指导方针使他们受到鼓舞,他们与教廷一直是心灵相通:

“作为基督徒,我们有我们的宗教信仰,我们有我们属灵的生活。不管是多么大的逼迫,我们都不会屈从。”

香港学生吴颖尧、黄军龙日前前往罗马,向教宗方济各寻求声援香港。(香港天主教大专联会脸书)
香港学生吴颖尧、黄军龙日前前往罗马,向教宗方济各寻求声援香港。(香港天主教大专联会脸书)

他还指出,地下天主教的教徒一直受到当局的挤压和逼迫,但他们仍坚持属灵的生活:“中国真正的基督教徒一直在受到挤压、逼迫,(当局的)专制什么都想统一化,但我们一直在坚持过属灵的生活。我们在坚持,作为基督教和主灵的肢体,主是喜欢我们聚会的。但是作为中共来说,什么都是属于大一统,统一在党的领导之下。”

梵蒂冈官员此前,也曾对中国政府胁迫地下天主教神职人员加入爱国会表达不满。

今年1月,香港退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披露,中国政府利用中梵主教任命协议,胁迫地下教会神父注册加入爱国会,声称这是宗教的旨意。就此,梵蒂冈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费洛尼 (Fernando Filoni) 在接受《罗马观察报》采访时,敦促中国政府不要利用中梵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强逼天主教神职人员或信徒加入中国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

在美国的基督教牧师郭宝胜表示,教廷发声维护中国地下天主教会和信徒的做法值得称赞:“(梵蒂冈)按照教义,按照普世价值再次发声,不希望中国政府强迫地下教会加入天主教爱国会,反映了梵蒂冈的立场还是不错的,就跟‘反送中’运动中的立场一样。”

图片:2013年3月30日,在北京的一间教堂内,中国天主教徒们举蜡烛祈祷。(资料图片/法新社)
图片:2013年3月30日,在北京的一间教堂内,中国天主教徒们举蜡烛祈祷。(资料图片/法新社)

梵蒂冈和中国政府2018年9月签署一项有关主教任命权的临时协议,允许中国官方可以提供地方主教为候选人。但该协议引发了中国地下天主教徒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教宗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退让,出卖了长年遭受中国当局打压并抗争的地下教徒。

中国天主教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就一直分为两派,一派是中国官方自设的“爱国教会”,另一派则是长期效忠罗马教廷的地下教会。中国官方的爱国教会因其“独立自办教会”原则,而不被梵蒂冈承认。

虽然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任后加强了对宗教的限制和管控,并开始推行宗教中国化,要求宗教信徒必须接受中共的权威,在忠于自己宗教信仰之前,首先效忠共产党。

但接受本台采访的天主教徒杨靖表示,作为虔诚的基督徒,无论多么大的胁迫,他们都不会屈从。

记者:希望    责编: 何平 网编:郭度

美议员:中美之间是根本上的政治竞争

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关押上百万无辜的维吾尔民众,不但在国际上遭致广泛的谴责,也触犯了西方国家的政治忌讳。美国国会众议员加拉格最近指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基于价值观不同的政治竞争。

中国政府近年来在新疆地区制造的人权灾难,经媒体广泛报道后,美国朝野对这个问题的讨论逐渐深入。

6月27日,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指出,新疆问题不仅仅是人权上的,而且揭示了中美竞争关系的本质,

“我们所面临的是一场根本的竞争,一边是倾向压迫的体制,另一边是热爱自由的社会。”

 

 

加拉格议员认为,仅把中美之间的竞争看作是经济和国家安全方面的竞争是不够的。他还援引里根总统在冷战时期对美苏竞争关系的说法表示,

“美国的政策必须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基石,也就是西方社会强调的个人自由和尊严,以及出版自由、结社自由、自由企业和政治民主等,相对的则是苏联所崇尚的压迫体制。”

他强调,这种定义完全可以用来概括美中之间的竞争。

加拉格议员的观点反映了华盛顿政策圈层内的一种警觉:中国对新疆的做法正在向全球扩展。他们所关注的不仅是上百万维吾尔民众被投入关押在非法的再教育中心,还有当地政府对新疆民众实行普遍的监控。他们担忧,这种监控体制可能延伸到其他国家地区,并对自由体制造成钳制。

美国国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通过视频在“另一种监狱”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王允摄影)
美国国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通过视频在“另一种监狱”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王允摄影)

人权机构“自由之家”的研究员莎拉·库克在研讨会上提到最近发现的一个微信数据库,

“微信每天产生30亿条数据,它们全部会进行关键词检索,包括“西藏”、“习近平”、“1989”等,而且会有审核。这其中有几百万条数据是来自海外,尤其是英文的数据。这说明了中国的一个技术公司有对外国使用者的监控。”

不仅如此,中国政府近年来更开始大规模地输出他们的监控模式。在一项针对65个国家的调查中,“自由之家”发现了中国对他们的影响,

“在这65个国家中,有36个把政府或媒体高官送到中国进行培训,主要内容是网络管控、新媒体管控,以及利用大数据监控公共舆论。”

其中还有18个国家获得了中国向他们提供的高科技监控设备。美国国际共和学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近日发表的一份报告进一步证实了这些发现。

 

图为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库尔勒市,警察站在再教育中心的附近。(AP)
图为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库尔勒市,警察站在再教育中心的附近。(AP)

总部设在美国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主席努瑞·图尔克(Nury Turkel)出生在新疆,他在研究中发现,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办法来威胁海外维吾尔人的自由,

“比如经常性的骚扰,用短信、微信、邮件和电话等手段跟维吾尔人联络,威胁他们保持沉默,不要谈论他们家庭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被关押在再教育中心的亲戚。”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采用收买告密者、传播假消息等方式来监控海外维吾尔群体。图尔克说,由于海外维吾尔人受到这些手段的普遍影响,所以现在能听到的有关新疆的事实还非常不够。

针对新疆的严峻形势,加拉格议员提出,应该把人权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柱。这种呼吁也回应了《致命中国》一书作者、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的主张,即美国应该再次把人权视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

加拉格还建议,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也就是这种最高层级的国家元首会晤中,应该把中国人权问题提出来讨论。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郭度

中国黑客入侵全球8家主要电脑服务公司

中国通过网络窃取西方知识产权的行动还在继续。

为中国国安部门工作的黑客入侵全球8家主要技术服务供应商的网络,试图盗取这些公司客户的商业机密。

路透社26日发表有关全球骇客行动“云端跳跃”(Cloudhopper)的独家报道。美国以及其西方盟国认为“云端跳跃”与中国政府有关联。

除了去年受到来自中国黑客攻击的惠普企业(HPE)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外,路透社再发现至少有另外6家技术服务提供商的网络系统被侵入,涉事公司包括富士通、塔塔咨询服务公司、恩梯梯数据、岱凯、计算机科学公司以及DXC技术公司。

这些技术服务提供商的客户,例如瑞典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美国海军舰艇的主要制造商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在线旅游订票系统Sabre,受到了黑客行动的影响。

(责编:韩洁)

“贫困县”坑公款内幕 呈现畸形贪腐

“脱贫致富”和反贪腐,一直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主政以来高喊的口号。但河北一处“贫困县”曝出的坑公款内幕,却呈现出 “新时代”下的畸形贪腐现状。

据中国网媒“界面新闻”日前披露,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区政府为献礼冬奥会,决定斥资4000万元拍摄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但这笔巨资却遭到层层转包和盘剥,最后,电影导演陈熙在没有收到应得10万元费用后,无奈在网络发帖举报该项目贪腐内幕。

官方《光明日报》星期二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作为贫困地区的万全县,却搞耗资4000万元的巨额献礼工程,为此必须就工程是怎么立项、经过了怎样的论证程序等,给公众一个交代。文章说,即便这个献礼电影有助于地方宣传,但是否值得花巨资做?这笔钱具体怎么用?也必须有严格的程序和监督。


 

根据举报导演所提供的信息,有关过程颇为离谱:第一承包人根本没有资质,后续又层层转包。而颇有深意的是,在这位导演发布举报文章的当天下午,他马上收到了拖欠的那笔钱。

中国知名的独立媒体人高瑜就此表示,在中国,越是贫穷地区越是爱搞这种项目工程,因为当地官员可借机贪污谋利:

“一个贫穷县竟然有4000万的拨款搞形象工程,现在就是要戴上贫困县的帽子,也需要到中央进行一番申请,而这个申请还需要送礼才能得到中央的直接拨款。现在都疯了似的申请贫困县帽子,以便获得中央的拨款。但这些拨款并不用在扶贫上,而是被那些申请贫困县的官员层层盘剥。中国的腐败问题就是政治制度造成的,因为这个党是没有监督的。”

官媒《光明日报》也指出,该工程存在其决策者借项目贪腐谋利的嫌疑,而且若不是电影导演因被欠薪而进行举报,这个项目链条上的人依旧会继续分食民脂民膏,因此需要从源头上搞清真相。

 

张家口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张家口发布”回应称,万全区已成立调查组,正在进一步调查,待核实后将依法严肃查处。(Public Domain)
张家口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张家口发布”回应称,万全区已成立调查组,正在进一步调查,待核实后将依法严肃查处。(Public Domain)

那么,这一事件是否显示习近平的反腐并没有能根除地方官借面子工程谋利之恶习?

海外中文网络信息平台博讯的主编韦石指出,习近平的反腐其实并不成功,因为不存在独立的监督机制,反腐只是迫使腐败官员改变了贪腐的方式:

“中国这些腐败就是制度问题,它这个制度由上而下搞反腐是不可能治理腐败的。他们在现制度层面上搞反腐,反而在反复加强腐败。”

中国网民对此事也颇有看法。一位网友发帖说:“合作共赢挖墙角,雨露均沾薅羊毛,皆大欢喜分金去,无可奈何没法说。”

另一位叫付宁的网友写道:这种事太多了,别的地方咱们不说,就说2012年开两会时候北京请的协警,也是层层转包,最最底层剩下八十块;还有北京航天五院的保安,也是层层转包,到底下都是新人日结,保安基本上一天一换,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安全可言,这事太多,太多了。我们老家也是,退休农行行长就靠着政府转包工程养老。”

另一位叫“老歌渐无声”的网友说,“这是因为分赃出问题才咬出来的,还有大量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浮不出水面。”

“贫困县”斥巨资搞面子工程的事,在中国并不少见。湖南省国家级贫困县汝城花费4800万元修建广场一事,在去年8月见诸媒体后也曾引发热议。

中国媒体人高瑜指出,中共不存在监督机制,也不存在独立媒体,这就意味着腐败不可能被有效遏制。

记者:希望    责编: 何平 网编:郭度

湖南“校园操场埋尸案”揭示了什么?

近来,震惊中国舆论的湖南“操场埋尸案”取得新突破。DNA鉴定结果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遗骸为16年前失踪的该校职工邓世平。而这桩疑案究竟揭示出哪些中国法制与地方黑恶势力的现实状况?

湖南省新晃一中负责基建工程质量监督的邓世平于2003年1月22日突然失踪,案件16年未得到破获。据中国媒体报道,今年4月,新晃公安局抓获“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嫌犯杜少平等人,杜少平随后承认,他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并将其尸体埋在新晃一中操场内。公安局随后进行的DNA鉴定结果确认,新晃一中操场上挖出的尸体属于邓世平。

 

 

那么,邓世平是为什么遭到如此厄运的呢?新华社援引邓世平女儿的陈述说,邓世平在2003年失踪前,一直负责新晃一中的基建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学校操场的工程质量由他把关。由于工程质量不合格,邓世平拒绝在验收单上签字,并还曾因工程质量问题与杜少平闹过矛盾。邓世平的女儿认为,她父亲因捍卫工程质量而遭黑恶势力暗算。

694adcb8171b45b483292c629cb24f86.png
邓世平(图源:东方网)

曾在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任教,目前在美国从业的高光俊律师表示,中国公安部门在没有案件线索的情况下,通常不会把失踪案扩展为杀人案进行调查,但腐败和懒惰等也有可能是导致案件长久没有破获的原因之一:

“根据我对中国公安机关的了解,他们一般以‘不破不立’这个方式对待失踪案子。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只是向公安部门报“人口失踪’案的话,那他们一般是不会立案的。此外,中国公安机关的腐败、懒惰和推卸责任等都会影响这个案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邓世平于2003年1月“失踪”后,他的妻子潭某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新晃侗族自治县怀化市公安机关都先后介入调查。但在邓世平的亲属们看来,这些调查工作都是“不了了之”。

新华社的报道说,公安部门的初步有关调查也发现,新晃一中操场工程确实存在招标不规范、预算超标等问题。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目前否认知道杜少平杀害邓世平一事,但承认自己在操场建设招投标不规范、预算超标等方面负有责任。报道说,新晃侗族自治县纪委监委目前已对黄炳松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

“关系网”或“保护伞”导致“操场埋尸案”16年未解?

新华网的报道也承认,这桩“操场埋尸”冷案长达16年得不到破获也引发了人们的质疑。杜少平和当时担任新晃一中校长的黄炳松有多名亲属和朋友在当地多个党政部门任职,因此存在“关系网”甚至”保护伞“的嫌疑。

fbe9a4fd168265c1b1e25ea75b4c4bc8_w.png
该案件嫌疑人杜少平(秒拍视频截图)

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指出,由于中国法制不健全,官员和他们的亲属利用官位逃避司法的事情并不罕见:“这种事情在中国不是新鲜事,举报人、维权人士、想做正确事情他们被打击报复,甚至被谋杀都发生过很多。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后,作案者、犯罪人往往是有背后的保护伞和关系网。另外,也会涉及到警察的腐败和检察院、法院的腐败,所以有时就没办法破案,或者公安故意不破案,也有的是公检法联合起来把谋杀说成自杀或意外,那这案子就没了。这种事情也是中国腐败体制,司法不独立的集中呈现。”

那么,如果不是这场所谓的“扫黑除恶”专项运动,这起案件还要尘封多久? “关系网”和“保护伞”对执法部门处理案件又有何影响?记者采访的两位法律专家都指出,在中国,由于司法不独立,再加上公安部门和司法机构的腐败,关系网和保护伞可以用各种方式保护官员和其亲属逃脱法律制裁,甚至把凶杀变成自杀或意外事件等。

 

记者:希望     责编: 何平    网编:瑞哲

3万台湾人上街反红色媒体 要求政府撤照

在香港两度百万人上街反送中游行后,23号在台北,约3万名台湾人在总统府前,参加了“拒绝红色媒体”集会。

“香港加油!香港加油!红色媒体滚出去、红色媒体滚出去!”

台湾经营连锁健身房和服饰业生意的网路红人“馆长”陈之汉,与台湾第三势力“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23日下午,站在集会中央的台上号召民众上街,反对亲中势力的“红色媒体”。

623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主办单位提供空拍画面)
623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主办单位提供空拍画面)

号召反红色媒体 网红“馆长”遭打压

陈之汉强调:“商人是有祖国的,艺人也是有祖国的,网红也是可以有祖国的。我今天馆长出来开这第一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我们跟中共讲,有些你可以用钱买得到,但是尊严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卖给你。”

陈之汉透露,他每天受打压,有人扬言集体退出他的健身房,另有十几个国际一线大厂要挟,如果继续谈论政治就要取消合作,他认为“钱可以再赚,但是尊严没了就没了。”

623台湾反红色媒体集会发起人、网红馆长(左)、立委黄国昌(右)。(记夏小华摄)
623台湾反红色媒体集会发起人、网红馆长(左)、立委黄国昌(右)。(记夏小华摄) Photo: RFA

陈之汉说,他不会像韩国瑜说出“为中华民国粉身碎骨”的话,但他曾经是职业军人,“如果有一天中共敢武力侵台,我一定会站上战场,死也无所谓,因为我要保卫我的国家、保卫我的妻小。”

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在台上两次牵起“馆长”陈之汉的手说,他们可以握手,全台湾人也能联合把红色媒体赶出台湾,因为若中共几千颗飞弹飞到台湾,伤害的是不分政党的每一个人。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时代力量质疑红色媒体制造假新闻

黄国昌说:“就好像今天他们用红色的媒体,一手在中共那边拿补助,一手在台湾这边制造假新闻,要破坏台湾的民主,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我们一定要站起来共同抵抗,这样对吗?”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在台上强调,黄国昌在立法院推动的广电三法修正案,目的是要在中国拿利益的人不得在台湾经营媒体。

徐永明说:“旺旺集团过去十年在中国拿上百亿的人民币,他说这是米果(生意),米果拿了上百亿,跟媒体没关系,各位,右手拿三百亿人民币,左手在台湾操控媒体可以吗?修法不得担任负责人,如果被发现要罚千万好不好?”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徐永明强调,中国共产党不可怕,百万港人上街,反送中条例就暂缓,最可怕的是台湾内部跟中国合作,他呼吁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将中天电视台撤照。

时代力量党党主席邱显智律师质疑,“红色媒体”宣称中共对台几千颗飞弹、机舰绕台不是威胁台湾而是保卫台湾,这是扭曲事实的论调。

邱显智指出,红色媒体不仅对港台事务胡乱报导,也对中共的压迫视而不见,“在西藏发生这么多藏人自焚,结果(一名自焚者)他太太还要被冤枉说杀夫,被判死刑;今天在新疆发生维吾尔族人权迫害,请问这些红色媒体会报导吗? (台下:不会),中国维权律师被追捕, 请问这些媒体会报导吗? (台下:不会),红色媒体滚出台湾 (台下:红色媒体滚出台湾)。”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高中教师黄益中上台演说时提到,前中国时报记者徐宗懋,三十年前1989年6月4号在北京,冒着生命危险,写出一篇一篇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的纪实报导,当时中国时报还没有被旺旺集团买走,打开中时电子报搜寻“天安门事件”还看得到,但是,今年六月后,中时的资料库里,这些稿件全部都查询不到了。

黄益中说:“三十年前中时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写出来的报导,三十年后这个新的老板直接给他电子报下架 。我们希望我们的台湾沦落到这样的困境吗?(不希望)我们希望我们的言论自由有一天因为我讲了什么话被这个媒体刊了以后,我们被送到北京吗 ?(不要) 台湾就是台湾,中国就是中国!”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呼吁建立代理人登记制度

未在预告名单内的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意外现身登台演说:红色媒体选择性报导,上周两百万香港人上街反对<<逃犯条例>>,国际媒体都报导,台湾却有红色媒体只字未提。

罗文嘉呼吁台湾应该像美国、澳大利亚、法国等民主国家,建立捍卫民主的防线。用代理人登记制度揭露红色媒体背景。

罗文嘉:“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所有境外力量在台湾的代理人登记制度,什么叫境外力量?就是不是本国台湾的力量。什么叫代理人?就是他根本是别人的奴才走狗这叫代理人对不对?他反映的不是我们国家的立场、利益、价值,他反映的是对方是敌人的利益跟价值,这叫代理人。”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逃亡到台湾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提到在香港,十家传媒报纸只有一家为港人发声,另有百家网路媒体背后有红色资金,透过商业代理人在香港运作支持中国政府的言论。

林荣基为台湾加油,也呼吁支持香港,他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反制红色势力,“我们不看他的电视、不看他的报纸、不吃他的东西、不用他的互联网手机,两千三百多万台湾人不让他赚钱,他可以搞下去吗?(台下:不行!)”

集会的主办单位和警方并未公布集会人数,但根据熟悉集会的人士估算,人群站满了凯达格兰大道、锦福门圆环,中山南路和仁爱路也有不少群众,至少有3万人以上。“馆长”粉丝页面最高有8万多人同时观看直播。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集会从下午两点到五点,雨下不停,很多人淋得像落汤鸡,但愈晚人愈多,从空拍画面,人群形成宛如七彩雨伞排成的十字架。参与的以20岁上下的年轻人居多,他们自备标语。不少是年轻夫妻带着孩子全家上街。警方也表示,周边没有停靠游览车,看来并非刻意动员,而是民众自发性参加。

年轻夫妻忧心红色媒体洗脑下一代

黄先生和太太带着7个月大的孩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担心台湾被一国两制,我希望我的小孩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萧先生也是抱着一岁半的孩子和太太一家三口上街,“对红色媒体渗透感到非常愤怒,担心小孩子以后长大没有办法呼吸到新鲜自由的空气,生活在极权国家之下没有办法接受。我觉得他们都很喜欢对极权国家胭脂抹粉,我觉得不配称为第四权。”

杨小姐和妈妈等全家都到场,还有朋友从高雄包车北上支持。她说,受不了没有公平的报导,完全失去传播媒体的力量,台湾人民的声音一定要让全世界看到。

张妈妈也说,那些红色媒体看台湾人好像笨笨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都倾向比较大的国家(中国),所以敢胡乱报导。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姚姓大三女学生告诉本台记者,“多少受香港激励,要离中共政权远一点。”

28岁上班族蔡先生则说,“因为就不想要让台湾成为第二个香港,像中天新闻台,香港游行都没有报,中共媒体都涉入台湾,都洗脑台湾人,但台湾绝不会让他们成功变成中国大陆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王小姐和男友一家人到凯道支持集会。她说,如果香港的媒体全部都成为“红色媒体”,那今天香港反送中游行,就会像三十年前六四天安门事件一样被压下来,无法将真相传到全世界。

撤照与新闻自由 孰轻孰重?

记者多次拨打中天电视台试图询问对于这场集会的看法,但对方的话一直处于“总机忙线中”的状态。

对群众要求政府对中天撤照,中华民国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发言人萧祈宏2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未对此进行讨论,“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要电视台撤照,尤其对一个新闻媒体的撤照,必须相当注意、严谨,毕竟这会揹负钳制言论自由的罪名。”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萧祈宏指出,NCC已对中天开罚,其被外界诟病的是自律失灵,完全站在中国立场报导新闻。关于立委黄国昌等提案修法,防范国外势力或代理人渗透媒体,影响国安等问题,会尽速完成修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责编: 陈美华、王允   网编:景铭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反红色媒体”总统府前集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出席“反红色媒体”集会致词。(记者夏小华摄)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出席“反红色媒体”集会致词。(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呼吁台湾人以行动拒绝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呼吁台湾人以行动拒绝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黄先生带妻小上街反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黄先生带妻小上街反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立委黄国昌上台短讲时有人丢鸡蛋,警方到场了解。(记者夏小华摄)
立委黄国昌上台短讲时有人丢鸡蛋,警方到场了解。(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萧先生一家三口上街反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萧先生一家三口上街反红色媒体。(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湖南爆出“校园操场埋尸案” 因举报工程腐败老师遇害埋尸16年

湖南新晃县近日发生“校园操场埋尸”案,该具尸体已经被埋16年,舆论为之震惊。警方初步确认尸体为新晃一中的老师邓世平。邓世平的家人称,他2003年因举报学校操场工程质量问题,失踪至今。

据中国媒体新华网星期五引述邓世平称,2003年,新晃一中新修了一个操场。该校后勤老师、负责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的邓世平认为操场偷工减料质量有问题,拒绝在验收单上签字。他因此与承建操场工程的校长外甥杜少平产生矛盾。没过多久,邓世平就突然失踪了,家人四处寻找无果,当时就怀疑他遇害了”。2003年1月25日,家属向警方报了案。

据本台粤语部引述一位湖南知情人士报道,16年来邓世平的亲属一直在举报,甚至判断可能被埋尸操场,但是各方都没有作为;目前受害者儿子的鸣冤微博被删,估计是此事现在闹得很大,官方需要维稳,太多地方官员想继续掩盖事件。

责编:吴晶

读者广场 |吴小勳:大陆媒体禁声作哑

6月12日,香港103万人上街,抗议香港政府欲强行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却遭香港警方使用武力驱逐,造成多人受伤送医;此事件引发全世界新闻媒体的关注,唯独中共媒体噤声装聋作哑,并把「香港加油」、「反送中」等词句列为禁语。此行为可知中共政府对于不利于自身的媒体报导,始终加以控管并封锁,为的就是加以控制民众思想并巩固自身权利。    

创作者:吴小勳,台湾自由创作者,目前从事插画工作。

习近平抵朝访问 称国际社会望美朝对话成功

星期四抵达朝鲜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赞扬朝鲜为推动半岛无核化所做的努力,同时表示国际社会普遍希望朝鲜和美国就相关议题继续谈判并谈出成果。

据路透社报道,作为14年来首位访问朝鲜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示此次到访“是为巩固传承中朝友谊而来,为推动朝鲜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

报道说,在美中以及美朝关系陷入停滞的情况下,习近平这次访问朝鲜的时间点引发不少猜测。由于中国是朝鲜唯一的主要盟友,有分析认为习近平访朝是要确认手中握有朝鲜这一张王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日前被问到有关问题时否认上述说法,表示外界“想多了”。
(责编:韩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