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欣在美中主持人辩论中被指避重就轻

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持人翠西•里根美东时间星期三晚间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持人刘欣就贸易战隔空论战。有评论认为,在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刘欣避重就轻、偷换概念。

美东时间5月29日晚8点半左右,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 Network)主持人翠西•里根(Trish Regan)在自己主持的节目中,连线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持人刘欣,就美中贸易战问题进行了约16分钟的辩论。

 

 

里根在开场白中说,作为福克斯商业台的节目主持人,她仅代表自己讲话,而她邀请的嘉宾刘欣是中共党员,是受中共监管的英语节目的主持人。刘欣则否认自己是中共党员,也不代表中国共产党说话:

“今天在这儿,我刘欣只代表自己,作为一个环球电视网(CGTN)的记者讲话。”

在里根谈到知识产权问题时,电视屏幕上滚动播出了数个世贸组织、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备案的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件,价值上千亿美元。里根提问说:

“或许我们不应该在乎(遭盗窃的知识产权价值)是几千亿美元还是50美分。如果知识产权、工作成果面临被盗风险,美国企业怎样在中国经营?”

对于这个问题,刘欣先是回答,里根应去问美国企业是否想来中国,与中国企业合作有没有获利,又承认的确有知识产权遭盗窃的问题,但这种盗窃是一些企业、个人的行为,是一种在世界各地都常见的做法,也有美国公司为知识产权侵权问题互相告来告去。刘欣认为,不能笼统的说是中国盗窃或中国人盗窃知识产权,这种说法于事无补。

美国高地智库(High Point Institute)研究员秦伟平5月30日就此向本台记者表示,刘欣的回复避重就轻、偷换概念:

“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这块儿做的非常弱,有时候是放任不管的状态。很多在中国投资的外资企业,包括美资企业,甚至在中国本土的创新型企业,它们的知识产权都没得到保护,利益损失非常大。”

美国国会前飘扬的美中两国国旗。美中贸易战不断升级。(路透社)
美国国会前飘扬的美中两国国旗。美中贸易战不断升级。(路透社)

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茨分校(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New Paltz)经济学副教授徐赛兰(Sara Hsu)5月30日向本台记者指出,在知识产权方面,缺乏法治和中国政府过多介入技术转让,引发美方关切。徐赛兰举例说:

“如果一个外国公司不向其中国合资伙伴转让技术,中国政府可能会骚扰该外国公司,或者做一些不利该公司在中国经营的事情。”

徐赛兰指出,长期以来,中国缺乏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被侵权的外国公司在中国投诉无门。尽管中国近期通过法律,禁止强制技术转让,但美国公司仍普遍担心这条法律是否能真正得到执行。

在回复里根如何定义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这一问题时,刘欣说中国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力量在资源配置中起主导或决定作用,一些重要的国有企业在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小。刘欣并列举数据说,80%的中国员工受雇于私营企业,80%的中国出口由私营企业生产,大约65%的技术创新由私营企业完成。

秦伟平对此评论说,虽然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就业、税收方面做了很多的贡献,但民营企业在中国享受的实际是“非国民待遇”:

“很多的资源,政策都向国有企业倾斜。包括美方重点关注的补贴的问题。其实国有企业享受了很多的补贴、很多的低息贷款、很多的补助,民营企业是享受不到的。”

徐赛兰认为,除了在贷款、技术等方面获得优惠政策,国有企业还因为中国政府的政策,在医疗、教育等服务业领域实际上处于垄断地位:

“因为中国的混合型经济,正因为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中国政府有责任提供社会保障网络,所以国有企业在服务业领域扮演了更大的角色,私营企业在服务业领域处于劣势。”

目前任职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知名汉学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5月29日在福克斯商业频道对这场辩论点评说,刘欣的表现很沉着,但坚持中共官方口径,回避了补贴等问题。白邦瑞建议里根和刘欣进行第二场辩论,更加深入、具体的讨论补贴等问题。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 魏京生:纪念1989年的牺牲者们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1989年的那场民主运动。轰轰烈烈的场面和血腥屠杀的场面,是中老年以上的那几代人难以忘却的记忆。全国各大城市上百万的人,学生、市民、知识分子和党政机关的干部,在街道上形成了声势浩大的自发的游行抗议。这给共产党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也给全世界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随后在六月四号的凌晨,枪声响起。广场上,街道上一片血肉狼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市民倒在了机枪坦克的铁蹄之下。为了民主自由的理想,为了这一代人和后代更幸福的生活,无数勇敢的人们用血肉之躯和武装的军队对抗,付出了牺牲。

在这场屠杀中,有些军人表现出了作为人的良心,他们的代表人物是三十八军的徐勤先军长。他因为拒绝执行屠杀人民的命令,而被送上了军事法庭。也有很多军人抬高了枪口,避免伤害父老乡亲。但也有很多虎狼一般没有人性的军人,用机枪坦克无差别地屠杀人民,连十几岁的中学生也不放过。

三十年来,中共害怕谈论这场毫无人性的屠杀,导致很多年轻人似乎忘记了自己先辈的历史。但是也有很多人没有忘记自己亲人的牺牲,他们在纪念,在抗争,在寻求政府的平反和赔偿。也有很多人,以海外民主运动为首,每年公开纪念这些英雄和牺牲者。更多的在国内的人,迫于共产党的压制和迫害,只能在内心里和私下的场合纪念他们。

共产党和他们豢养的五毛也不是不谈论民主运动,他们的一个论调就是:三十年了你们还没有成功。并且集中攻击海外民运说:三十年了你们都干了什么?借此挑拨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不满。

人类四分之一的民主和自由,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吗?建国时只有几百万人口的美国,也是在先贤们奋斗努力了二百多年才成功。为什么中国人就必须在三十年内成功呢?我觉得我们这几代人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给后几代人的成功打基础。

在自己无所得的前提下默默奉献,出钱出力牵连亲属,而能坚持为他人做嫁衣裳三十年甚至四十年,这些人才是民族的精英。国内的同道们更可敬,他们还要时不时地去监狱里报到,甚至被疾病死。除了为了五毛钱就能吃掉良心的人,有人会对他们苛责吗?没拿钱就跟着特务瞎起哄的人,更是蠢得忘了自己是谁。

从网络上看,人们普遍有一种梦想心态,以为天上终究会掉下馅饼来。中共的文化特务也在极力推动这种心态的发展。所以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什么和解智库,什么党主立宪之类的大忽悠,便风行一时。这些都是利用人们善良的梦想设计的,其前提就是天上可以掉馅饼。

和平演变,当然是我们的最高理想。但是没有暴力斗争的严重后果作对照,人家凭什么让你把他们的特权演变掉呢?没有以命相搏的决心,流氓暴徒们会向人民让步吗?和平演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和平演变。

甚至民主之后,每一个好的结果,也都是人们通过斗争并且付出代价得到的。民主、法制,只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斗争环境,不必经常进行流血的斗争。专制暴政提供给人们的,除了压迫和剥削,就是不讲理的暴力政治斗争。不但对老百姓,对当官的也是一种残忍的政治。天上掉馅饼,永远只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梦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宗教领袖到曲阜“朝圣” 取到真经了吗?

北京当局为了推行宗教中国化,又推出了新的举措。中共中央统战部最近召集近百名各大宗教团体负责人到孔子的家乡曲阜学习中华文化。不过,有学者告诉本台,中国政府对孔子所代表的儒学的解读恰恰背离了儒学的真精神。

中共中央统战部发布官网声明说,他们周二在山东曲阜举行了“宗教界人士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学习体验活动”的启动仪式。到场的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人来自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基督教协会等等。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仪式上说,宗教与当地文化相融合是宗教传承发展的必然规律。

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在活动期间接受中新社采访时强调,外来宗教必须融入中国文化,才能存活下来:

“其它的宗教只有适应了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相互融合、相互交流,才能显示出它的生命力。中国的儒家文化……和其他的宗教之间互相激荡,对于各个宗教的发展也非常有价值和意义。”

hc528d.jpg
山东曲阜孔庙(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执政以来,提出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中国宗教事务发展,并强调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宗教团体负责人要深入推进宗教中国化。

与此同时,他重新确立了中国传统宗教相对于外来宗教的主导地位。早在2013年,他就到访曲阜孔庙,并考察了孔子研究院。次年,他还出席了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在会上表示,儒家思想等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华文明的形成和延续、对维护中国团结统一、巩固中国民族和睦起到了重要作用。

北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徐永海表示,很多中国宗教团体负责人都有一个不言而喻的身份:

“在中国,所有宗教都归有关部门的领导。此外,很多人虽然是宗教人士,但他们当中有些人是党员。这是不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我相信共产党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这场体验活动选在孔子故里召开,还邀请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等外来宗教团体负责人,引起了舆论关注。

香港《信报》的报道形容这场活动是中国五大宗教领袖的曲阜“朝圣”。统战部引述到场学员说,他们聚集在曲阜是中国宗教界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集体致敬,也是高度认同并自觉融入中华文化的共同表达。

但徐永海说,从根本上讲,活动所宣扬的宗教中国化仍然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就连当局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北京当局这些年一直提倡(宗教)中国化。那么这包括些什么呢?传统的东西不就是佛教、道教等等。我觉得中共也没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化。”

 

 

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五年前曾在党媒《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弘扬原始儒学的真精神》的文章,提出面对良莠并生的儒学,我们要“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

旅美中国独立学者王康认为,中共目前对儒学的解读恰恰背离了这一思想的真精神:

“儒家思想宣扬仁以为己任,政治上讲究仁政和王道,反对苛政,追寻的是民本和民贵的思想。不管是古代的秦始皇大帝国还是现代的中共红色帝国,在儒家看来都是非法的,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利益观的。”

因此,王康直言,这样的体验活动“空前的荒唐”。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我的六四:广场义勇军首领:坦克人还有很多!

赵昕在1989年学运时是年仅20岁的大学生。他是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的外高联纠察总指挥,曾参与创建了广场上的“义勇军”,并和市民、学生一起堵截军车。他也因此作为首批所谓的“暴徒”被中国警方通缉和抓捕。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赵昕的专访。

 

记者:赵先生,89学运期间您的一个重要职务是外高联纠察总指挥,所谓外高联就是指外地来京的高校学生联合会,是吗?

赵昕:对,这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当时是5月18、19日在历史博物馆门口,每个省的高自联派了一个代表作为常委,又开始竞选,然后把我选为东北区执委。然后,大家在一起分工合作。

记者:您作为外高联纠察总指挥,具体做了什么工作?

赵昕:几乎每个省都有大量的大学生、专科生,甚至是高中生,还有社会青年,到北京来声援。我每天都会派一些人到北京火车站去接全国各地来的同学。

但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组成纠察队,到戒严部队进城的各个交通要道,去和市民一起堵截军车,然后向他们宣传自由民主,做士兵的工作,阻止悲剧的发生。

wy527f.jpg
1989年5月20日,学生们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讲解学运真相、劝说不要前往天安门广场镇压,一边给受阻的戒严部队军人送食物。(六四档案图)

记者:你是参与了堵截军车,你能描述一下当时具体的情况吗?

赵昕:当时,戒严部队的战士多次想突围,冲到市区里来,都被市民和学生拦住了。我们去跟他们聊天,他们没有喝的,我们就送水,没有吃的,我们就把市民送来的,还有我们自己的送给他们吃,还不断地给他们宣讲形势,唤醒他们的血性和良知,不要参与血腥镇压学生和市民。

记者: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你们的劝说产生效果了吗?

赵昕:百分之百是产生了大量效果的,因为当时有大量的军官和士兵是逃跑了的。

记者:是逃跑了吗?

赵昕:也有少数的人参与了反抗运动,但规模很小。也没有被外界暴露出来。

记者:你们看到是有军人逃跑吗?

赵昕:我们没有亲眼看到他们逃跑,但后来有大量新闻和消息传出来。最典型的就是38军军长,他当时都不听命令。

事实上,当时还有很多比他级别低的军官和士兵也逃跑了。因为他们都有人性、有良知,也都有自己的判断。所以,当时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士兵们也很感动,他们中很多人实际上是敷衍了事,或者是枪口抬高一寸。

wy527g.jpg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画面。(美联社)

记者:我们知道有一张当时非常有名的照片,“坦克人”。从你介绍的情况看,是不是当时这类似去挡军车或坦克的现象是比较普遍的?

赵昕:在军队进城的各个要道,这样的事情实际是大量发生的,堵截军车,堵截坦克。当然,不会是一个人,可能是一大批人。坦克和军车因此被这些士兵弃掉,就跑了。

还有些人,可能是共产党派的特务,故意引导市民去烧军车和坦克,当时被烧的军车和坦克太多了。

记者:你说有特务引导烧军车坦克,这是你自己经历的,还是听人说的?

赵昕:这是我后来跟89一代的人聊天得到的相关信息,这种情况应该是存在的。

记者:你参与了堵军车,这在后来是作为暴乱追究的,那你受到什么样的追究?

赵昕:共产党后来在宣布消息的时候,把三大组织宣布为暴乱组织,分别是飞虎队、敢死队,第三个是义勇军。

我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我老家是云南人。云南出了一个蔡锷将军,蔡锷当时是护法、护宪,并成立了义勇军,讨伐袁世凯。我当时就有个想法,如果出现一个新一代的蔡锷将军,新一代的义勇军,那中国就可以最小的成本过渡到现代民主社会了。这个想法一提出来,就得到了很多同学的响应和支持。

当时还有少部分的同学组成了一个铁血团,写了一条大大的白色条幅,“我以我血荐轩辕”,然后都想以自杀的方式,一头撞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血溅纪念碑,以此来唤醒更多的人。

记者:你能否介绍一下6月3日晚上到6月4日凌晨你的经历吗?

赵昕:我当时特别累,因为没有休息好。很奇妙地,我在6月3日早上,我就跟同学回到长春了。结果我当天就住院了。我在医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哦,竟然是开枪镇压了。然后我就立即出院,赶回学校,在长春几个学校去串联。

记者:你后来是怎么被通缉和抓捕的呢?

赵昕:6月7、8日的时候,我们学校二十几位同学送我到学校对面的火车站坐火车的时候,结果来了七辆警车,直接就要把我从学生人群中抢走。

送我的几十个同学就拉着我的右手,警察就拉着我的左手,就像拔河一样把我当作那个绳子,我都感觉要被分开、分裂了,就这样争执不下。

后来其中有一个女生,骑着自行车跑回学校,立即喊出了大约两千名学生,就把我从警察手中抢过来了。

记者:那些警察没有打人吗?

赵昕:没有打人。当时的社会情况是这样的,大多数人对学生是抱有同情心的。

记者:最后,你是何时被抓捕的?

赵昕:我后来被全国通缉了,我到了广东后,那边的人都在劝我逃,还说他们认识香港的人,他们说的就是指黄雀行动了。然后,当时我也比较傻,不想逃,觉得这是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要和共产党战斗到底。

后来我就去了云南楚雄,想去看看我的女朋友。她的父亲原先当过楚雄州的州委书记,她的姐姐是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她的哥哥是楚雄州的刑警副大队长。

结果他们就直接给我看共产党的通缉令,说我是第一批被通缉的暴乱组织头目。然后他们说,如果我从他们家走的话,就会牵连他们家。那我想,一人作事一人当,也不能牵连人家。然后,我以投案自首的方式,在楚雄被抓捕了。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水变油”再现?水氢发动机河南“问世”

河南南阳日报5月23日头版发表报道称,”水氢发动机” 正式下线,获得当地市委书记点赞。文章解释说,这款发动机能通过特殊催化剂,随时将水制成氢气,从而让车辆加水即可行驶。这款发动机的制造者是青年汽车集团。

报道问世后,舆论一片哗然。不少网友讽刺说,这是三十年前“水变油”骗局的再现。

据中国官媒“新华网”援引专家的质疑说,这种所谓的水氢发动机不符合能量定律,如果仅仅是加水,能量又从哪里来?而所谓的催化剂更是最大的疑点,因为催化剂不参加化学反应。

据调查,青年汽车集团早在2017年就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款水氢燃料车,该项目落户南阳后,还从当地政府获得了大笔资金。但青年汽车集团及其创始人庞青年却官司缠身,曾作为失信人被强制执行30次。

(责编:王允)

中芯申请纽交所退市 恐与华为有关

综合消息,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于5月24日宣布已申请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中芯公司在公告中表示,股票交易量有限,而成本过高是其退市的主要原因。有分析指出,中芯并不是完全从美股退市,而是退到场外市场进行交易。

中芯公司的发言人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采访时表示,这一决定酝酿很久,与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没有关系。但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时政分析人士秦鹏在推特上表示,中芯此举是为了防止美国制裁,给中国留一个芯片生产的阵地。

中芯的创办人是张汝京,他在公司创立后,曾遭台积电指控偷窃商业秘密。中芯后来付给台积电巨额赔偿。

中芯于2004年在香港和纽交所同步上市。据中国财经媒体财新网报道,中芯的股价长期疲软,到其表示退市前,中芯在纽交所和香港联交所的股价只有其发行价的三成。

(责编:王允)

美中“科技冷战” 台湾军演为何规模空前?

这个星期,华为、大疆和海康威视等中国科技企业,继续遭遇美国升级或可能面临的贸易及技术制裁,随即一番有关美中陷入“科技冷战”的讨论也日趋热闹。在中国官方抗美电影宣传、减免集成电路和软件设计企业所得税等紧锣密鼓的备战之后,习近平高调视察了稀土厂矿并号召开启“新的长征”;中国外长王毅直白宣示,要与美国“奉陪到底”;而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有关要求美国 “拿诚意、纠错误” 的谈判表态,又为目前僵持的美中关系设定了哪些障碍?与此同时,台湾开启近年规模最大的海空军事演习,美国军舰本周也再次穿越台湾海峡。台海局势在美中战略竞争、台湾大选和中国武统威胁之间,终将面临哪些前所未有的变化?

台总统蔡英文会见中国异见人士 史上首次

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周四会见了正在台湾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中国异见人士代表团。代表团成员感谢她对中国民主自由的支持。这是在职台湾领导人历史上首次公开会见大陆异见人士。本台记者家傲采访了代表团成员之一、中国人权律师滕彪,了解这次会见的细节。

记者:今天参与蔡英文会见的包括哪些人呢?

滕彪:代表团成员包括王丹、王军涛、方政、周锋锁、吴仁华、洪哲胜和李晓明。

记者:这次会见是谁安排的呢?

滕彪:名义上是华人民主书院(安排的)。因为六四三十周年的大型国际会议就是华人民主书院和香港支联会共同举办的。与台湾总统会面应该主要是华人民主书院安排的。

记者:据我了解,这是在职台湾总统首次会见八九学运的领袖。您认为这次会谈有哪些特殊的意义呢?

滕彪:对,这是有史以来台湾总统(首次)公开会见中国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我觉得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对海外的威胁,尤其是对台湾的渗透,越来越引起关注。

因此,我们也向蔡英文表达了希望,希望台湾能够更多地关注中国的民主化和人权。蔡英文同意台湾应该扮演这样的角色。没有中国的民主化,台湾实际上没有真正的安全。

hc523.jpg
2019年5月23日,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在六四30周年前与多名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合影。(总统府提供)

记者:今天代表团与蔡英文主要谈了些什么呢?

滕彪:就我个人来说,我向蔡英文提出希望她关注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我特别提到了王全璋律师的情况以及李明哲的案件,因为李明哲是帮助中国推动法治人权的台湾公民。另外,我也建议蔡英文对新疆的“再教育营”问题表示密切关注,希望台湾政府能够发表一份严正声明。

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主要是希望在六四三十周年之际能够让台湾政府和社会认识到中国政府的专制模式输出越演越烈的情况。

台湾处在中国向海外渗透及扩张的最前沿,(我们)表达了对台湾民主的支持,但也希望台湾能够更多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事业。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还提到了新疆。对此蔡英文是如何表态的呢?

滕彪:就我们提出的问题,蔡英文与身边的工作人员表示会进一步商议、讨论。但是她也明确表示,一个民主的社会非常重要。台湾的民主和人权也是通过长期抗争得来的,也需要日复一日地去捍卫。

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蔡英文一方面要考虑一些现实因素,另一方面也非常清晰地表达了对于推动民主和人权的认同。

 

 

记者:华人民主书院最近在台湾举办了哪些纪念六四的活动呢?

滕彪:5月18日到5月20日,书院举办了(前面提到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在(台北)自由广场举办了“坦克人”装置艺术(展)。我们接下来也会参与6月4日在自由广场的烛光晚会。另外,(书院也举办了)一系列的新书发布会和演讲。

记者:到场的台湾和大陆听众反应如何呢?

滕彪:因为很多知名八九学运人物和专家远道而来出席这场研讨会,所以到场听众非常多,听众的提问和讨论也比较热烈。

但据我观察,我并没有看到太多的大陆学生,或是他们不敢公开身份或公开提问。这也表明中国(政府)对台湾以及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威胁,因为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们也要考虑到中国政府的监视和回国后(可能遭受)的报复等等。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专栏 | 网络博弈:中国最封禁照片:六四坦克人的故事

今年是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六四事件是指1989年6月4号凌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民主运动被中国官方武力清场。

过去30年来,中国一直禁止民众公开讨论1989年的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一张中国年轻男子1989年站在北京长安街上抵挡坦克的照片成为当时天安门学生运动的象征。西方舆论普遍把这个挡坦克的年轻男子称为“坦克人”。海外中文媒体普遍把他称为“王维林”。

这张坦克人的照片是怎样拍摄的?它怎样影响了世界?

今天的节目,我们请美国加州的中文杂志《中国事务》主编伍凡来给大家讲讲在中国最被封禁的这张照片–六四坦克人的故事。

欢迎大家点击自由亚洲电台《网络博弈》节目链接,收听详细内容。

主持人小安的社交媒体:
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XIAOAN000
脸书账号:https://www.facebook.com/pei.an.58

欢迎大家在网上转推《网络博弈》节目,并留言。

达赖喇嘛办公室:计划与习近平会晤的描述不实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办公室周二,就有关曾计划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会晤的消息作出回应。法新社的报道说,此举试图化解当前的在印度引发的外交争议。印度新德里电视台记者索尼亚•辛格(Sonia Singh)近日在其新书《他们眼中的印度》中披露,在去年11月的采访中,达赖喇嘛曾表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印期间同意与达赖喇嘛会晤,但印度政府对此有所慎重。

就此,达赖喇嘛办公室负责人星期二否认了作者的相关描述,并表示,虽然达赖喇嘛方面提议在2014年习近平访问印度期间举行会晤,但中国官方从未作出明确答复。因此,印度政府对此谨慎的说法无从谈起。


责编:何平